荒星【er】

啊假文手假画手真学渣真沙雕一枚,坐标古都长安,希望成为像朝雾老师那样拥有帅气文风的伟大作家

【奥符】主教大人偶尔也想说说情话

【辣眼注意】

【人物属于崩坏三,极度ooc属于我】

【阿符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符吹】

【下拉开始一块极小且不甜的糖qaq】


“奥托……”


天命的主教听到这声呼喊后整个人不由得猛的一颤,那碧绿色的眸子里瞬间充满了讶异的神情,即刻顿然停下了手中为赤鸢披上被子的动作,缓缓抬起头细细端详着床上人虚弱紧锁眉头的样子。


秀气清冷的精致脸庞还是同以前一样让他怦然心动,赤鸢红白色的发丝在床上肆意铺散开来,带着淡淡的山茶花香,屋内那本浓重的苦涩药味像要为之倾倒一般自觉削弱淡薄了自身原本的味道。


像是与往日一样,却又不大相同。


奥托抬起手,温柔地搭在了赤鸢略显冰凉的手背上,随后张开嘴,停顿静默了几秒——他本来想叫赤鸢起来喝药的,但看着自己心上人这幅虚弱无力的模样,为了不打扰她恢复休息,也只能叹口气在旁等着人顺其自然起床了。


罢了。


天命的主教轻轻俯下身子趴于赤鸢身侧,探出指尖拨弄挑逗着她四散开来的清香发丝。


千年的守护者,终究也是会有累的一天啊。


“而我需要做的,只是伴你身侧,寸步不离就好。”他轻喃细语,将头埋在人怀里久久不起,感受着自己心上人身上每一处不易察觉的脆弱。


屋内苦茶香和药草混合的味道完全称不上是好闻,甚至还有点令人厌恶迫人逃离的意味。就连神州的仙人也忍不住这古怪味道,发出一声不满似的闷哼。


奥托不禁轻笑。


赤鸢偏偏头,努力睁开了眼看着自己身边一脸坏笑的主教大人。


“不苦吗?”她赤红色璀璨的双眼中闪出疑问的神色。


奥托顺了顺垂落在自己肩上的辫子,后而抬眸与人对视,轻启唇来道出话语。


“有你在我身边还苦什么。”


“众生皆苦,唯你独甜”


[灯刀]那什么的实习生和医生

*妈耶我新手,紧张见谅
*幼儿园文笔注意呜呜呜
*啊灯刀真好,每天把我从梦中甜到飞起
*咳你俩结婚吧!!!(* ̄3 ̄)╭♡
*那啥设定是医生和学徒昂
*ojbk开始吧
——————————————————
  [1]
妖刀姬今天第五次发现这位少女在偷偷跟着她了。
  银色的长发散在肩两侧,深邃的青色眸子带着笑,久久地望着她,而托着她的那盏奇怪的灯稳稳当当地停在空中,妖刀姬曾不止一次怀疑她是不是前来讨债的,自己走到哪,她跟到哪。
  “就算是讨债也没必要跟这么紧吧!”妖刀姬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所以,她现在深深地怀疑这个少女是不是变态。
  终于,今天妖刀姬在医院上完关于心肺的知识课后,当场抓住了又跟在她身后的那位绝美的少女。
  “请问您有什么事么?”妖刀姬客客气气地问到,毕竟,万一是自己错怪人家就不好了。
  面前的少女被抓了个现行,稍稍悲伤地撇了下嘴。
  “没事,我只是想看看我们科新来的学员怎么样而已。”少女歪了歪头,“看起来……是个小冰山呢。”她笑着架灯飘到了妖刀姬身前,“请多关照,我是心肺科的主刀医生,青行灯。”
  说着,少女双眼含笑地伸出了手。
  “请多关照。”青行灯歪着头看着面前一脸懵的妖刀姬。
  “什么⊙∀⊙?这是我上司??”妖刀姬有点凌乱,但还是强撑着摆出了万年扑克脸,向前递出了手。
  “请多关照,前辈。”
  [2]
  青行灯第一次见到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女时,就十分好奇。
  阳光般深邃纯洁的金黄色眼眸,纤长细密的睫毛如同蝶翼,黑色长发如水般倾泻而下,被束带高贵优雅的高高扎起,翩若惊鸿又冷艳动人。锋利的珑金妖刀时时刻刻别在腰间,美若天仙的脸庞让人不禁沉醉其中,可眉眼间的冷淡却令人叹为观止。
  虽然,少女的颜值令青行灯小鹿乱撞,但最吸引她的,是少女的眸子。
  那双金色的眸子,时而暗淡,时而明亮,似一面镜子,透彻且明亮。
  光是这一点,就能勾起青行灯的兴趣来。
  “妖刀姬…………真有趣。”她骑在灯上,看着少女的资料,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3]
  今天是青行灯的生日。
  “嗯,现在我们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今天,咱去游乐场玩,心肺科的所有人都来吧。”她笑吟吟的说到。
  “呜呼!”“灯姐万岁!”“灯姐赛高!”办公室里响起了欢呼声。
  妖刀姬皱了皱眉头,她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请问我能不去…………”
  “没有不去的吧?那就走吧!”青行灯勾了勾嘴角,大喊了一声,笑着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妖刀姬。
  “???”妖刀姬还没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就席卷了她的世界。
  “哇啊啊啊啊!”
  “好的好的,走起~”青行灯摸了摸妖刀姬的头,下一秒,就把面前的少女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膝上。
   “好轻…………”她如此感叹道。
  “呜哇哇哇!QAQ”妖刀姬突然被拎到空中,魂都被吓炸了,差点飞出泪来,她无助地抓着青行灯的衣角直愣愣并顺从地躺在青行灯膝上。
  “好,好可爱……”青行灯本来只是想吓一下这位不苟言笑的后辈,没想到自己竟也一时间失了神。
  “emmmmm,以后要经常吓一下啊……这么可爱的反应,不表现出来太可惜了。”想着,青行灯已经抑制不住上仰的嘴角了。
  她低下头,看了看惊魂未定的妖刀姬,心里不禁又荡起了波澜。
  “这是你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呢~”青行灯捏了捏身旁人儿的脸。
  “哇好软…………手感真棒……”青色大妖在心中惊叹道。
  “哼…………没想到前辈这么幼稚,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妖刀姬强忍着紧张,扶着灯柄坐了起来,随后迅速地别过头去了。
  青行灯有一瞬间还以为她生气了,但定睛一看后发现,自己可爱的后辈如墨般倾下的长发里藏着的耳朵,已经染上了如天边晚霞般温柔的微红。
  “怎么能这么可爱…………”青行灯疯狂抑制住即将喷涌而出的鼻血时想到。
  [4]
 
  “前辈我们去玩海盗船啦!”
  “好的好的。”青行灯边吃着甜筒边笑着应答道。
  中午的阳光懒散地铺在大地上,映着闪耀的金属色泽,到有点迷离的色彩。
  青行灯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妖刀姬。
  高冷的后辈仍然不苟言笑地坐在那里,凝望着远处闪着波澜的清湖,美若天仙的侧颜又让青行灯眼中的色彩闪了闪,同时咽了咽口水。
  也许是心里反应吧,青行灯觉得虽然自己后辈现在的表情与平常没什么两样,但表达的意义貌似有很大的不同,以前就只是单纯的冷漠,可现在的这副模样,在青行灯看来,更像是强装淡定的小傲娇罢了。
  “真可爱。”青行灯偷乐着咬了一口蛋筒,“很甜…………”她抿了抿唇角,“颇像你这个人。”说着,青色大妖回头看了看惊讶的妖刀姬。
  毫不意料的,脸颊上又染上了一抹绯红。
  [5]
  妖刀姬突然有点后悔来游乐场了。
  “等等,前辈,能不能不玩跳楼机……”她扯了扯一脸愉悦的青行灯的衣角后说到。
  “当然不行啦~”青行灯回头笑了笑,“好不容易一起出来一次,不玩尽兴怎么能行?”说着,青行灯马上买了两张票,把其中一张递给了一脸无奈的妖刀姬。
  “喏~”
  “嗯…………”
  虽然本来想拒绝,但看到期待已久两眼放光的前辈时,妖刀姬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只有这一次哦……”说着,她看了看身旁欢呼雀跃着的青行灯,垂下了头。
  “真是的…………”说完,妖刀姬别过头担心的看着耸立着的跳楼机,咽了一口口水。
  与此同时,青行灯再次偷偷瞄了一眼自己可爱的后辈。
  “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锁骨呢。”她浅笑,安然地看着那有点惊慌失措的后辈,“很诱人啊。”青行灯斜过头,再次开始抑制住自己脸上努力浮起的霞红。
  而此时的妖刀姬却没有注意到青行灯的异常,只是呆呆地看着那连续往高升的跳楼机,看着,脑后不禁流下了豆大的冷汗。
  “我恐高啊…………”妖刀姬小声嘟囔了一句。
  青行灯似乎觉察到了她的不对劲,笑着转过了头问道。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妖刀姬回过头,中午的阳光照射在她如墨般倾泻的黑发上,映上了别样的色彩。
  “没,没有…………”
  青行灯瞳孔即刻又是猛的一缩,然后猛的眨了眨眼,控制住了自己在心房到处乱怼的小鹿,偏着头笑了笑,“紧张啦?”随后勾起了身旁小兽的下巴,“还是说…………在害羞?”
  妖刀姬即刻羞红了脸,回过头去了。
  某青色大妖看到此景,不禁勾了勾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
  景色尚好。
  [6]
  妖刀姬面如死灰般看着逐渐离开脚尖并还在不断变小的熟悉的地面,心中无数次默念南无阿弥陀佛,鬓边滴下冷汗。
  旁边的青行灯仍是那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模样,稍稍在空中摆动着双脚,俯视着下方的地面,面上摆着的是温暖依旧的招牌微笑。
  妖刀姬见状更是捏紧了处于安全问题卡在她肩上的金属扣。
  跳楼机还在不断升空,青行灯的心情没根究地越发越愉悦,她笑吟吟地偏了偏头,看向妖刀姬那边。
  “怎么样?怕不怕?”说着,一个可爱的wink映入妖刀姬眼帘,她不禁呆了呆,暂时性的忘记了自己恐高的问题,怔了怔,微微张开粉嫩的薄唇,却没说什么。
  不约而同的,两人心一颤,紧跟着的,呼吸一钝。
  是这样吗?心动的感觉。
  [7]
  升空还在继续,妖刀姬干脆利落地合上了双眸,微抿的嘴唇形成一条干净的直线,青行灯只觉得如果自己再这样看下去的话,不久后那美丽的直线就会成为自己水平如镜的心电图了。
  从地面到顶端的时间并不长,也许人们享受的就是一秒前的宁静与一秒后的狂烈带来的精神刺激才设计出来了这些设施,青行灯饶有兴趣地如此想到,随后鼓起勇气再向妖刀姬那边看了一眼。
  在害怕吗?手握的好紧。她边猜测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轻轻抚上了那光洁的手背。
  “……!”妖刀姬被突如而来的温度吓了一跳,身子一颤,呆毛位于头顶矗立了起来,不安的跳动着。
  “可爱……”脑内只剩下了这俩字的青行灯幸福地眯起了眼,脸上是那藏不住的霞红。
  妖刀姬看见青行灯谜一般地的表情,红透了脸,刚想说什么时失重感却突然袭来——
  时间不等人嘛。
  心脏停顿的那一秒,妖刀姬瞪大眼睛,紧紧攥着手中唯一的救命稻草求助般地发颤着,古墨似的长发在重力的协助下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脑海中只剩下一句话。
  “吾命休矣呜呜呜呜呜呜!!”少女脱了魂般在心中如此抽泣到。
  [8]
  “阿灯。”
  “怎么啦,家刀~”
  “唔……你还记得我在心肺科实习的那段时间吗……?”
  “记得啊,怎么啦~”
  “啊……”妖刀姬歪了歪头。
  “你当时是怎么拐走我的?”
  青行灯差点呕出一口老血。
  “等等刀刀…………什么叫拐……”
  妖刀姬天真无邪的嘟了嘟嘴。
  “……难道不是拐嘛…………”
  杀伤力太大了,青行灯只觉自己鼻腔里一股热血不断翻涌着。
  “呜呜呜家刀说什么都对!”某青色大妖眼里闪着小星星,边抽着纸边说到。
  妖刀姬耳尖微红,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露出那活跃依旧的呆毛。
  “唔……所以是怎么拐走我的……?”
  青行灯终于是停下了止血的动作沉思着。
  “唔?”
  “嗯……”
  似乎有点烧脑,她青行灯脑子里储存的怪谈与关乎她家妖刀的事太多了。
  怎么拐走的……?是个问题。
  值得深思。
  [9]
  “呼……哈……呼……呜呜……”妖刀姬虚脱的扶着青行灯,大口喘着气,眼角泛红。
  青行灯有点心疼。
  “没事吧……?是我的错,不该强迫你坐这个的…………”憋了好久才憋出这一句长不长短不短的话来,青行灯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声。
  妖刀姬即是虚弱的微微抬起头,脑内不舒服的眩晕感和强烈跳动的心脏让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且迷离了起来。
  前辈在说什么……听不清……
  脑袋晕乎乎的。
  她只能看见青行灯的嘴一张一合不断重复着名为说话的动作,却听不到任何东西。
  大脑好涨…………
  妖刀姬迷茫的看着那涂上淡青色唇彩的薄唇,心中荡起不明的悸动。
  好奇怪……这是什么感觉……?
  这可能是妖刀姬有生以来第一次思考跟不上身体的动作。
  向前跌跌撞撞的迈出一步,撞上那温暖的怀抱,抬起头,稍稍踮起脚,在那淡青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好晕…………妖刀姬在严重的恐高导致神经间歇失调导致的暂时休克中看见了青行灯惊讶的眼神。
  当然还有欣喜带笑的青蓝色双眸。
  喜欢……
  好喜欢…………
  妖刀姬如此想到。
  [10]
  “应该就是这样啦,家刀~”青行灯笑盈盈地眯起眼看着窝在她怀里脸红心跳声不断的妖刀姬。
  “阿拉,想想还真是令人兴奋呢,第一次kiss竟然是家刀主动亲我~”青行灯开心的感慨道。
  “……不许再提了…………阿灯……”妖刀姬蹭了蹭某灯,“唔……”
  青行灯见状又是起了调戏自家刀刀的念头。
  “家刀~你还记得我当时对你怎么说的吗?”
  “唔?什么?”
  “我说————”
  ………………………………
  “妖刀姬,恭喜你通过了考试,现在是一名正式的心肺科医生啦~”青行灯轻拍了一下妖刀姬的肩。
  妖刀姬连忙回过头,却不偏不倚对上她带笑的青蓝色眸子。
  瞬间就想起了白天的事。
  青行灯边坏笑边看着自己可爱的后辈顶着脸上消失不掉的绯红,像兔子一样瞬间退开了三尺多。
  妖刀姬咬紧了下嘴唇,红透了的耳根在不断的鼓动其余的情绪。
  “谢谢前辈…………那,那我走了……唉?!”准备离去的同时,妖刀姬突然眼前一黑——青行灯趁势咚了上来。
  “别急着走嘛…………我还有事找你呢……”热气骚动着敏感的神经,妖刀姬再是一颤,耳部的温度瞬间扩大到了全身。
  “前、前辈……!”
  “可不可以检查一下我的心?”青行灯凑近了脸笑盈盈地说道,“我现在……心里想的全是你…。不好好检查一下可不行呢~是吧?”
  妖刀姬终于收起了往常的淡定,惊慌失措的看着一脸坏笑的青行灯。
  “我……前辈……”潮红映在粉嫩白皙的皮肤上,诱人至极。
  青行灯笑了笑,侧过头俯下身堵住了那微张颤抖的唇。
  “唔……唔……呜呜呜呜……”
  无力挣扎,不想挣扎。
  两人沉浸在温柔中。
  “I like you~”如此说到。
  “…………me too.……”止不住的霞红再度加深。
  ……………………………………………………
  “想起来了吗?家.刀~~”青行灯宠溺地揉着攒动着的呆毛说道。
  “呜哇………阿灯是大坏蛋…………”妖刀姬把脸埋在了青行灯平坦的小腹上呜咽到。
  青行灯嘿嘿一笑。
  “家刀,咱们再重新体验一下呗~?”
  “嗯……?指什么…………唔唔……唔唔呜……呜”
  春宵一夜值千金。
  “当然是体验一下  千金  啦~”青行灯舔了舔嘴唇,“家刀~时候不早了,咱们    睡觉    吧~♡”